• 他想子敬必不会记恨,更不会猜疑,子敬一向宽仁而通达,最知自己的心思。他严辞厉色,形容过于急切,子敬必然片刻皆知,恐怕要笑他为了稳住公瑾,慌不择路,竟出此下策。

    故今日所为……应是无妨。

    思来想去,待批的卷宗攥了一晚,未写一字。

    内侍上...

  • 进入密码:

    HE本的第7页第11行,不算标点符号的第7个字和第11个字,它们的全部拼音小写字母是?

    知道了就来戳它吧↓
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daymoon-logs/55334621.html

  • 他们第一次接吻,是愤怒而猛烈的。Harry甚至不知道怎样造成它的;它只是发生了。

    头一分钟他们用魔杖指着彼此的脸,而下一分钟他们正在亲嘴。

     

    又或许对于他们那时在进行的行为而言,“亲嘴”是一个太有教养的描述。太有教养或是太浪漫了。

     

    他们的第一个吻绝对不是有教养或浪漫的。

     

    它是困难的,不屈不挠的,并且苛求的。Harry记不得是谁开始了那个吻,但他能记得当时自己想着,如果Malfoy胜过了他,那么他真就该死了。Harry过去总在魁地奇球场上压制着他,而且只要在他控制范围内,他从未让Malfoy在决斗或亲吻或其他任何事情上胜过他。

  • 本能

    人们把蠢蠢欲动不可按捺的企图称为本能。

    如同枢木朱雀每次被他府上的管家鲁鲁修平静而固执地系上领带时,那种想要直接用牙齿扯掉对方领结咬住他喉管的冲动,像逆行的酒精在血液里燃烧。

  • 看到杜的短打,>>http://vacantdudu.ycool.com/post.2167834.html

    一时没忍住。

    虐虐更健康。

    慎入!

    说了慎入哦。

  • 密码固定为6位数。提示:朱雀X鲁鲁修=?

    把一部分隐藏的文章拆了出来,但My royal majesty仍然没有见天之日。(扶额)

    这篇在DA有发,健在。想看的请自行寻找。

    另外,不知道是否我自己的浏览器问题,看BUS上的字体大小老是很奇怪……|||摆渡那边的字体大小反而更顺眼囧

    那么以上。

  • “我爱你!”

    少年攥紧手机,憋足了全部肺活量大声呐喊。听到这三个字后的反应,这世界上有千万种可能性,而枢木朱雀凭着异于常人的反射神经,用爆笑到上气不接下气的方式创造了又一种。

    “对、对不起咳。”他一边擦着眼泪,一边弯腰向附近的演员导演摄像等一干工作人员道歉,倒也不是不诚恳,可惜断续的声音里夹杂着全力控制却仍未平息的笑意,让场面变得越发微妙。

  • 尽管朱雀不止一次自告奋勇,鲁鲁修还是拒绝了他的提议。他觉得这事还得自己跟娜娜莉说,在其他任何人知道之前,鲁鲁修觉得应该由自己亲口告诉妹妹……

  • Medicine 药。

    头痛发热时吃一片阿司匹林。

    过敏就用克感敏。

    伤风了开水冲服退热冲剂。

    消化不良当然是消食片。

    轻微的反胃可以用维生素B6减轻。

    中暑的话藿香正气片总是有效的。

    蚊虫叮咬用清凉油对付,跌打扭伤有活血止痛膏和云南白药。

    上火一般是黄连或者牛黄解毒片,切记在糖衣溶解前吞掉,否则后果不堪。

    如果咳嗽痰多,有一种叫半夏露的名字温柔的药。

    至于晕车晕船,吃人丹还不如索性吐一场。

    还有万用的杀菌剂:碘酒、红药水、紫药水,它们都会在伤口留下各自的颜色。

    过氧化氢看起来安静得像水,沾到皮肉的瞬间就刺得像针扎。

    而酒精,总是浓度越高的越好,将细菌醉到阵亡。

    他用镊子夹棉球的手势已经很熟练,创口贴和绷带也弄得妥当。

    日常的一切伤病,朱雀都差不多能应对自如了。

    唯独每次忽然想起鲁鲁修的时候,只能手足无措地想着,手足无措地痛。

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依旧是一句话系列。想写这个题很久了。